樊楽

奋不顾身(长蜂)-01

近代paro,和服店老板×高中生

咸鱼了许久(感谢没有取关的各位),这次打算写多少放多少,权当立flag,坚持往下写,省得又坑在文件夹里。

HE/BE不定,各位看官请小心食用。

开学快乐(´・ᴗ・`)


绿漪桥,是时京都最繁华的拱桥之一。

桥上,漆成橘红的木栏边,艺伎作伴的男士们西装革履,与身边的曼妙女子低声言语,肤如凝脂的艺伎时而颔首而笑,露出一片雪白的后颈。车夫拉着人力车避开来往的人,灵巧地穿梭于并不开阔的青灰色石板路上。桥下,船夫站在船后摇着浆,拨出碧绿的涟漪,载着一船绅士佳人沿着绿树垂荫的河道穿行而去。

过了桥,便是闻名全城的商业街。

黑瓦之下,整体色调仍是京都特有的古朴厚重,却不乏亮眼的色彩,在店前垂落的红底黑字的挂幅,垂在屋檐两侧的红色椭圆灯笼,年轻女子的暖色和服和抹得鲜艳的唇瓣,在显得更是。银行、酒屋、食铺、和服、西服礼帽、各种西洋玩意,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。

缓步走在被行人磨得光滑的石路上,蜂须贺饶有趣味地左右瞧着店家新上的流行货品,不时有迎面走来的几个穿着振袖和服的女学生,稍不留意对上了视线,女学生们便赶紧笑着扭头说着什么快步走开,偶有不回避与他四目相接的女孩,他也回以礼貌的微笑。

“哈,少爷,看我买来了什么?”

后腰被人不轻不重地一拍,蜂须贺还没回头,浦岛就已经绕到了前头,嘴里一边唱着“锵锵”一边亮起两个纸袋包装的鲷鱼烧。

“什么啊……你再这样随便买东西,零花钱要没了吧。”蜂须贺正了正黑色菱形帽,“别倒着走路,等下该撞到人了。”

“不用白不用嘛。”浦岛把鲷鱼烧塞到蜂须贺手里,乖乖跳到了蜂须贺的身侧,“啊唔,好吃……!”

再走不到三十步便到了目的地。蜂须贺在那间深褐木匾的店面前停下,正准备踏上台阶,又扭头叮嘱浦岛,“你吃得小心点,别把豆馅落在店里的衣料上了,我可没带那么多钱来赔。”

“知道啦知道啦!”浦岛把粘在边沿的红豆舔进嘴里,两三步跟了上去。

蜂须贺走进店门,映入眼帘的除了大片大片沉静的木色,便是整齐地排列在两侧的陈列柜中的和服衣料。与其他店铺一样,店内的照明不甚充足,却昏暗得恰到好处,色彩斑斓衣料裹着暗色,与褐色木料的颜色相衬,渲出浑然自成的高贵与矜持。呼吸之间,还有空气中飘着的淡淡檀香。道是京都名铺,不过几方店面,却足有典雅之意。

环视一周,蜂须贺的目光不自觉停在右墙上展挂的鲜红色和服上。在嵌满诸多木格的右墙上,一个偌大的框格镶于正中。素色屏风上,赤色和服展袖而挂,艳丽而霸道的红色占满视线,衣料上缝绣的金丝银线精细勾勒出宏阔的海棠图案,却令人想见在烈焰中振翅的凤凰,目光所及,令人屏息。

“店家在吗?”

“哦,在这,欢迎贵客。”一个男人这才从柜台后探出头,摘下金边眼镜走了出来,“请随便看看。男款在左侧里边,您有什么心仪的款式吗?”

“不是我要……”蜂须贺看着那人从阴影中走出,本要挑出那件和服,自己却没了声音。拿着鲷鱼烧的手紧了紧,也许他自己也没意识到,自己在看清来人那一瞬间从喉间轻轻呵出的气息,猝不及防,有多迟钝而紧促,凝滞却无法遏止。

人在过于被视觉所掌控时,大脑会一片空白,说的大概就是这样。

“少爷……?”浦岛嚼着香酥的面皮和甜甜的豆馅,眨巴着眼睛用手肘戳了戳蜂须贺的侧腰。

“啊,呃……”

“那么是为谁挑选呢?”男人笑了笑。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,蜂须贺似乎觉得这个笑容比刚才的笑容深了那么一些。

自己一个穿着制服拿着鲷鱼烧的男学生来这种金贵的和服店,或许是被奇怪地看待了吧?蜂须贺微微抿起了嘴,感觉自己脸上竟然有些发烫。

“是……是我姐姐要出嫁了……”

“哦,给姐姐的出嫁礼物吗?”男人摸了摸下巴上短短的青色胡茬,“您在货架上可有看到喜欢的款式?里间还有陈列任君挑选。”

“我想要那件。”蜂须贺指了指那件赤色和服,“挂在正中的那件。”

“唔,那件吗……”男人扭头看向那件和服,低声喃道。

男人一转头,蜂须贺才发现,男人虽是一头黑发,发尾却竟是偏金的黄色,就像和服上的金色丝线,即便在并不明亮的光线下,也足够夺人眼球。

“那件可能不能现在出货呢。”一会儿,男人才回过头,声音带着些许抱歉,“贵姊的婚礼是什么时候呢?”

“下个月……”

“那便是十五天后。届时敝店将送货上门,提前三日送货如何?”

与一般人不同,男人说话时似乎喜欢看着别人的眼睛。按道理来说,蜂须贺作为一个新式学校的学生,应该完全能抛开下对上“目不相接”那一套,不管与老师、还是与同学,都能面对面眼对眼坦率交流。可被这男人看着,蜂须贺却愣是移开了眼睛,飘忽到展列的和服上,就当自己在欣赏艺术品。

“恩,可以……”

“好,请您留一下贵邸地址……”

“啊,少爷,你的豆馅掉在衣服上了!”浦岛突然叫道。

“诶……?!”

蜂须贺惊恐的叫声。


-TBC



评论(2)

热度(39)